中国有限公司-U23国门自由身仲裁庭审内容曝光!俱乐部:足协允许欠薪准入也该担责

记者王伟报道中国足协于4月3日发布通知,公布了2022赛季三级联赛准入俱乐部名单,同时发布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相关处罚办法。解决欠薪的三个时间节点,给予了各个俱乐部解决欠薪的宽限期。这一规定打公布起,就受到颇多质疑,被舆论称之为“欠薪准入”,对于此举带来的后遗症外界也产生了诸多担忧。果不其然,在4月26日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的U23国家队门将齐雨熙诉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欠薪纠纷一案上,就牵出了欠薪宽限期的争议。

2000年11月21日出生的齐雨熙现今未满22岁,目前是U23国家队的门将。2021年1月齐雨熙加盟黑龙江冰城之前,效力于江苏苏宁,他曾多次入选国少队、U20国家队,并且刚刚代表U23国家队参加了“迪拜杯”的比赛,将是参加杭州亚运会的U23国家队的重要组成队员。

在4月26日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的庭审中,齐雨熙向仲裁委提出了仲裁请求。他与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在2021年1月份签署了工作合同。至今,黑龙江冰城俱乐部拖欠其2021年6个月工资和2022年2个月工资,共计8个月工资。齐雨熙要求终止与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的工作合同,并请足协开具自由身证明。

齐雨熙提出的理由是:截至2022年4月13日,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拖欠其2021年6个月工资和2022年2个月工资共计8个月工资。根据国际足联相关文件的相关规定,“在俱乐部未能支付球员至少两个月的工资,球员将被视为有正当理由终止合同”。

而且齐雨熙在3月29日以微信的形式将《催工资函》书面通知黑龙江冰城俱乐部的法人代表,并发送至俱乐部邮箱。截止至4月13日已超过15天,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补发拖欠的工资。

齐雨熙认为黑龙江冰城俱乐部欠薪早已超过了国际足联规定的拖欠运动员两个月工资的时限,并且在此之后齐雨熙也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向俱乐部发送了要求在15天内补齐全部欠薪的书面通知。15天一过,齐雨熙就立马提起了仲裁,要求终止与黑龙江冰城足球俱乐部的工作合同,并开具自由身证明。

面对齐雨熙提起的仲裁自由身申请,黑龙江冰城俱乐部代理人在庭审中认为,申请人齐雨熙的仲裁请求应当被驳回,并提出了几点原因。

首先,黑龙江冰城未能在4月12日前(即收到球员通知后15日内)补齐欠薪,是因为疫情导致的不可抗力影响,在此过程中黑龙江冰城已经尽一切努力,仍无法在球员通知催款后15日内完成支付。

黑龙江冰城俱乐部提到的不可抗力是遇到了相关疫情封城和快递停运等因素,在上述不可抗力情况消除后,黑龙江冰城在4月22日向齐雨熙补发了所有欠薪。也就是说,黑龙江冰城未能在15日内补齐欠薪,而是推迟9天补齐了欠薪。

接下来,在齐雨熙诉黑龙江冰城的仲裁庭审中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出现了,黑龙江冰城俱乐部代理人将足协允许俱乐部欠薪准入造成的新问题正式提了出来。“足协于4月3日发布给予俱乐部解决欠薪的宽限期的通知,俱乐部遵照该文的时间节点安排解决欠薪,却被球员解约,这个通知是否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黑龙江冰城俱乐部认为,齐雨熙在3月28日通知俱乐部催讨欠薪,而俱乐部于4月3日收到足协通知,给予俱乐部解决欠薪的宽限期。“以常人之理解或者以俱乐部的正常理解,足协既然给予了俱乐部解决欠薪的宽限期,俱乐部就有权按宽限期中的时间节点解决欠薪。”

因此,黑龙江冰城方面认为,如果球员仍然能够因欠薪而通过仲裁解约和获得自由身,足协这个通知也应当承担误导俱乐部的责任,因为该通知给予了俱乐部解决欠薪的宽限期,却没有提示俱乐部按宽限期解决欠薪有可能面临被球员仲裁解约的重大风险和重大损失。黑龙江冰城俱乐部希望仲裁委员会在裁决案件的过程中,应当考虑通知的规定,相应推迟欠薪解约的时间节点。

在庭审的过程中,黑龙江冰城表态愿意继续与齐雨熙履行合同,并且给予他充分的发展空间,如果他想要转会,可以通过收取合理的转会费为其办理转会。

此次庭审,双方均表示了愿意当庭调解,但最终因为双方调解方案差距太大当庭调解未获成功,最后将裁判权交给了仲裁委员会。

很显然,最终的难题被推到了仲裁委员会身上。一边是足协允许俱乐部欠薪准入,宽限补发欠薪,一边则是仲裁委员会不得不真实面对俱乐部欠薪引发的球员仲裁问题。

原本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球员被欠薪两个月且书面通知俱乐部15天内未还清欠款就将成为自由身,如今却变成了在协会内部用自己的矛戳自己盾。

据悉,黑龙江冰城俱乐部今年3月份刚刚完成股权变更,原投资人退出,新的投资人刚刚接手。一旦齐雨熙获得自由身,那么新的投资方势必会遭受经济上的损失,如果最后黑龙江冰城俱乐部以退出联赛相威胁,那么这个“刺猬”就再次抛给了足协。

其实,正如韩非子在《自相矛盾》中写的样:“‘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其人弗能应也。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

这些是小学生都应该懂的道理。